首页 电影资讯内容详情

《新京报》:虚假票房和虚假收视也被视为侵权,需要重罚! 2020-05-27 279 电影导航网

编者按

每年的3月15日是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没有什么比各种各样的防伪活动更引人注目了。作为消费者,如果他们吃假冒食品或购买假冒商品,我们可以投诉并捍卫他们的权利。但是当我们享受时。精神食粮。,请参见& ldquo假电影或电视什么时候,难道只能认为倒霉,抱怨没有办法吗?

毕竟,在今天的影视行业中,我们已经习惯了数据伪造除法空。2016年,《叶问3》被监管部门发现虚假票房3200万元,自购票房5600万元。在2015年创下票房纪录的《怪物猎人》更是因为伪造数据,导致权威的外国票房网站《票房魔咒》宣布,由于其不足,将不再为中国电影市场提供票房数据。一致且准确。的数据源。

电视行业也无法置身事外。据报道,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已攀升至每集30万至50万元,一个卫星电视频道每年要支付40亿元来伪造收视率。在如此大的环境下,难怪消费者在观看票房超过1亿英镑的电影或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时,总会怀疑自己在看与众不同的假电影或假电视。

真|律

刘俊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电影和电视作品也受《消费者权利保护法》管辖

新京报:作为消费者,消费者在消费精神产品时也应该得到一些保护吗?在虚假数据泛滥的环境中,我们是否被侵犯了?

精神产品也是商品。它也适用于市场法,包括供求法,因此完全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管辖,即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管辖的商品和服务包括电影和电视作品。

因此,影视作品的消费者当然也享有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和安全权。如果一些影院和网站平台伪造并故意注入数据、刷数据和票房,这实际上构成了欺诈。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购买100元门票的消费者有权要求退款100元。除了赔偿三百美元。

只有这样,惩罚性赔偿才能发挥作用,才能严惩失信者,充分补偿受害者、观众,有效激励维权观众,警示影视业,同时唤起强烈的情感。

应该允许电影和电视行业的不诚实行为付出经济代价。

新京报:全国人大代表兼编剧赵冬玲提出了剽窃、票房注入和数据刷刷等问题;建议使用刑事处罚。。你想依靠惩罚来解决什么样的混乱,现实吗?

虽然我赞成用重典治乱,用猛药治营养不良。补救& rdquo和& ldquo强效药。它不仅限于刑事责任。更重要的是,应该启动民事责任。只要受伤的观众得到真金白银的补偿,造假者和不诚实的人真的被允许支付他不愿意承担的经济代价,效果应该很好。

我们常说市场有眼睛,法律有牙齿。为了擦亮市场的眼睛,它还包括允许消费者在选择展示作品时保持谨慎,对钱袋保持乐观,以及理性地选择他们最喜欢的电影和电视作品。法律牙齿的训练不仅包括传统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还包括现行的信用制裁机制-& mdash;& mdash这不仅是一种耻辱,也是对信任的违背,这种违背在任何地方都是有限的。

此外,为了规范影视市场的混乱,有必要创新对不诚信行为的联合惩戒机制。例如,当不诚实作品的制作人或导演和其他主要创作者在未来再投资和制作其他电影时,主管当局会相当清楚& mdash& mdash许可证很麻烦,更不用说申请相关贷款、参与政府采购市场、参与五个一项目等。我担心它们在将来是不可用的& mdash& mdash这相当于我们的法庭处理& ldquo老赖。一样的。让不诚实的人付出代价,诚实的人得到通行证。只有这样,影视作品才能释放积极的能量,清除隐藏的规则。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优秀电影的要求越来越高。事实上,没有必要担心好作品的成功,也没有必要采用不诚实的营销方法,如三十六计和盗窃& mdash& mdash艺术家应该有良知。此外,虚假影视数据的问题还没有达到3 & middot。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值得关注。这是一个关系到我国影视产业和市场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我的想法是创造一个& ldquo观众友好& rdquo中国的影视市场真正为所有创意团体和普通观众所共享。

虚假数据

陆宇翔(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

电视数据应该被监控,对观众来说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也很重要。

新京报: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许多成员提出了票房注水和影视剧数据编辑的问题。这个问题能用技术解决吗?

例如,一些数据平台可以通过算法过滤掉一些异常数据。这在技术上早已实现。发现虚假数据并不难。问题是,谁会公开它?做所有这些事情都需要成本,而且一次可以做两次。从长远来看,没有人(或组织)能够承受。

数据平台是市场的一部分,所以这个问题不仅是数据平台的问题,也是市场手段的问题。从业者只受兴趣驱使,使用一些可以训练的空的孩子。此外,没有算法是完美的,会有缺陷。只要市场有需求,总会有一些人利用它来实现市场目标。这是一个产业链,但它批评他们而没有引导观众& mdash& mdash也就是说,要提高观众欣赏美的能力和辨别好坏的能力,这个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

数据平台不是垄断的,它有不同的影响。

新京报:一些成员提出了& ldquo打破垄断,引入实时评级等新的统计方法,实现多种评级调查模式并存的科学体系。& rdquo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事实上,运营商、广播电视系统和媒体平台现在都有自己的数据库,一旦公开,可能会引发其他冲突。官方数据,比如一些评级调查公司,实际上在不同的城市有非常小的样本。使用这样一个小样本来解释一个大范围的问题可以反映一种趋势,但是这个样本不能用于深入研究具体的细节。

如果你认为公共平台的得分和票房数据有很多水分,那就不是只有一个平台。一些研究机构也有自己的监测系统,但它们的数据通常并不完全公开,影响也不大,但一些专业人士可能会参考它们。

你不能事事依赖监管部门。

新京报:我们能指望政府建立第三方数据平台来控制电影和电视数据欺诈吗?

这让我们回到第一个问题。如果政府主导,政府投入资金作为监管的平台或人力,资金会投向谁?有必要设立一个新职位吗?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认为政府能做一切。如果有市场机制,让市场运行并解决它。在这个问题上,官方的责任& mdash& mdash政府或媒体应该提醒观众不要盲目相信这些数据。如果你知道欺诈是严重的,内容本身是不好的。作为观众,你不应该看它。这是个人媒体素养的问题。

简而言之,我们不能一边要求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一边让政府解决出现的任何问题。建立第三方数据平台等问题不一定会增加管理部门的工作量& mdash& mdash不一定做得好。

找到& ldquo错误评级。你能做什么?

主管部门

2017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规定,电影发行企业和电影院进行虚假交易、虚假报道、隐瞒销售收入等。,扰乱电影市场秩序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电影行政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根据情节处以罚款,并根据情节轻重采取责令停业整顿、吊销许可证等措施。

消费者

根据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应当向消费者提供真实、全面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不得进行虚假或者误导性宣传。消费者也有权检举和控告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因此,当我们在影视宣传推广过程中遇到相关经营者并使用虚假数据时,除了如实撰写影评外,我们还可以向相关部门举报。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