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资讯内容详情

后流行病时代中国电影将走向何方? 2020-06-02 395 电影导航网

电影行业在由于电影摊位的撤出和电影院的关闭而关闭了近四个月之后,终于按下了“重启按钮”。在流行时期,对中国电影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数千家电影院被取消,数百亿票房蒸发。从制作水平到资本水平,中国电影遭受了各种损失。电影人在电影产业被关闭的100多天里经历了什么?疫情爆发后,中国电影将走向何方?

最近,宁浩导演和《坏猴子电影》的“72改变电影计划”的几位导演首次发声,表达了他们对“后流行时代”电影产业未来的看法。

“坏猴子”团队在流行时期坚持创新

《我和我的家乡》完美的剧本《热带往事》后来润色

《坏猴子图片报》打磨并制作了许多著名的杰作,如《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无人区》、《路上的心花》、《疯狂的外星人》等。2016年,坏猴子电影公司推出了“72个变化的电影计划”,聚集有抱负的年轻电影人,探索电影的新力量。作为一个由资深导演和年轻导演组成的专业创作团队,《坏猴子电影》是中国电影的典型代表之一。

疫情爆发后,“坏猴子图片”的所有项目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宁浩说:“我们以前制作的电影是没有办法发行的。尚未完成的电影不能被准备和推进,因为它不能在之前被收集。此时,作为一家公司的运营,它将承受很大的压力,而对未来市场的担忧也将使资金更加紧张。”

去年,这位导演以他的故事片处女作《受益者》打动了观众,申请了奥运会。由于疫情的影响,原定的新电影海外景观探索计划被推迟。执导过《不受欢迎》和《无畏》等短片的王也计划将拍摄时间推迟到今年年底,因为他的新片筹备工作因疫情暂停。曾创作动画短片《龙、虎、蛋、黄饼》的导演彭霞也不得不根据疫情重新组织新项目的演员和幕后团队。

然而,这种流行病并没有阻止《坏猴子》导演的创作步伐。从去年年底开始,宁浩一直在准备他的新电影《我和我的家》。他在停工期间改进了剧本,预计将于6月开始拍摄。这部电影以短片《我和我的祖国》为蓝本,宁浩也是这部电影的导演。

“我不是毒品之神”导演穆烨温坦言,疫情对他“影响甚微”。他的下一部电影是在剧本创作阶段:“会议时间变得更长了,但每个人都很快习惯了。”由温执导、余妍主演的电影《热带往事》已经进入后期制作的最后阶段。这部电影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温主任说,疫情反而给了他“更多的时间,让每一个环节更加精细”。

凭借短片《塑料金鱼》获得“坏猴子”奖的导演朱有着特殊的经历。在疫情期间,她留在了武汉,并在武汉被关闭后以虚拟日志的形式记录下来。她相信这些影响将“成为记录这个时代和这个历史事件的数据”。

在宁浩看来,“年轻的电影应该有自己的视角,记录和关注全人类的事件”。

在疫情期间,坏猴子电影公司在北美为年轻的中国导演发起了一场稿件征集活动,旨在记录全球革命带来的变化,并为电影创作者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平台。目前,该项目已收到300多份捐款,中国相应的计划草案也正在进行中。

坏猴子聚焦创作吸引年轻导演聚集

宁浩给予新人高度的自由

自《坏猴画报》推出“72变电影计划”以来,一系列“绣春刀:修罗战场”、“我不是毒神”、“云水”和“受益者”相继推出,跨越不同类型,涵盖不同流派,为中国电影注入了新的力量。宁浩说,坏猴子图片的基因是创造和生产。与新导演的合作,在充分尊重表达和创作自由的同时,采用了“让人们适应自己的需要”的创作模式:“我们注重导演的自主性,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

坏猴子强有力的工作矩阵、业界领先的幕后团队以及专注于创作的管理理念也吸引了大量年轻电影导演的加入。导演曾赠凭借其电影处女作《云与水》入围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决赛,他透露选择坏猴子的原因是为了在创作中获得更大的自由和宽容。同样,这也源于对宁浩导演的信任和崇拜。曾赠说加入坏猴子后,他的创作变得更加成熟。在成长过程中,宁浩也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议。她回忆道,“宁对我最重要的建议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话的时候。创造的所有产出都是你与世界对话的方式。”

据穆烨文介绍,宁浩导演就像一面“镜子”,让人们更快地看清自己。他说:“当我写剧本的时候,如果我处于相对焦虑的状态,在和他交谈之后,我会发现我的心态和状态有问题。”正在准备他的新幻想武侠电影《越女之剑》的导演怀特坦言,宁浩最欣赏的是“他不仅要满足导演讲述的欲望,观众观看电影的欲望,还要满足电影所谓的商业价值”。

以短片《老妖王》打动粉丝的导演赵大地提到,宁浩一直是他的良师益友,“加入坏猴子的主要原因是希望得到宁导的肯定和认可。”通过合作和学习,赵大地说他对作品的制作有一个更完整和全面的观点:“当一个项目真正完成时,很多人和精力会投入到这个项目中,这意味着创作者有更大的责任。”

在宁浩看来,青年导演在创作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有一定的共性。“新导演对电影长帧结构的理解,如何把握结构和节奏。此外,如何控制一个制作团队也是新导演将面临的一个难题。包括主题,他是否真正理解他手中的材料。”在现有项目中,宁浩形成了一套以尊重为主、建议为辅的指导思想。这种合作模式促进了支持年轻导演的坏猴子训练链的健康、有效和可持续发展。

中国电影面临洗牌

工业恢复理性电影制作人为变暖而聚集

这种流行病给电影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坏猴子电影》的制片人也就“后流行病时代”中国电影的走向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在这些观点中有一种默契和相似的态度,那就是流行病会重新洗牌浮躁的行业。

导演了短片《今日英雄》和《新年决心》的王利凡认为,在疫情期间,电影制作人经历了痛苦的淘汰。“这个行业的人少得多,但留下来的人是真正热爱电影的人。”导演周涤非创作了短片《世界的两端》,他说行业泡沫已经逐渐破裂,中国电影正在慢慢回归理性。

据宁浩说,电影业现在正处于一个分水岭。"没有人能立即说出它将做什么,或者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他说,现在的时代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现在他正在“寻找我自己与当今时代的关系”。这也是坏猴子电影公司所有电影导演的一个新话题。

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宁浩始终相信,只要人类存在,故事就会存在,而电影作为讲述故事的最佳方式,只要人们需要故事,就会继续存在。对电影的热爱和对创作的关注,引导着《坏猴子电影》的制作人和所有电影从业者在这场流行病的寒冬中保持温暖,共同克服中国电影最困难的阶段,迎接行业复苏和升温的时刻。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